哈馬斯如何欺騙善良捐助者資助其價值十億美元的恐怖隧道系統

(SeaPRwire) –   耶路撒冷-過去三個月,幾乎每天,加薩走廊戰火紛飛,以色列發出訊息和圖片,顯示在住宅、學校、清真寺和醫院下面發現的隧道入口或地下設施,包括武器庫或掩體。

有些隧道是簡單的通道,讓哈馬斯武裝分子可以伏擊以色列士兵;其他的入口通往廣大而精緻的地下設施,配備電梯、電力和完整的通風系統。

有些甚至設有臥室、浴室和飯廳,以及哈馬斯用來對以色列進行持續軍事行動的指揮中心。在其中一個指揮中心,以色列國防軍發現了哈馬斯南部旅指揮官穆罕默德·辛瓦爾(Mohammed Sinwar)開車行駛在寬闊的地下通道的視頻。

根據以色列軍方分享給Digital的估計,哈馬斯(這個引發與以色列戰爭的伊斯蘭恐怖組織)在過去16年作為加薩走廊的統治者,花費了數以十萬美元的資金設計、挖掘和澆注整個地下隧道系統,規模與倫敦地鐵或巴黎地鐵相媲美。

週四表示,哈馬斯可能「使用了超過6,000噸混凝土和1,800噸金屬來建造數百英里長的地下基礎設施。」

雖然加薩走廊地下的「地鐵系統」(以色列人稱之為「加薩地鐵」,巴勒斯坦人稱之為「下加薩」)的存在已為人所知多年,哈馬斯領導人甚至曾經吹噓過,但問題是在世界上最貧困地區之一,主要依靠聯合國機構、區域和西方國家的援助,恐怖組織如何有財力投資於如此複雜和廣泛的恐怖隧道網絡。

「我不知道任何人是否真正知道哈馬斯在建設這個隧道系統時花費了多少錢,」以色列法律中心(Shurat HaDin)主席尼塔納·達爾尚-萊特納(Nitsana Darshan-Leitner)告訴Digital。

達爾尚-萊特納在2017年的書中深入探討了恐怖組織(包括哈馬斯)的資金來源,她表示目前甚至以色列國防軍也未能了解哈馬斯地下城市的真實規模。

「每天他們都會發現另一條隧道,對隧道的長度、複雜性、有多少層樓、有多寬感到驚訝。我不認為他們已經掌握全貌。」她說。

她補充說,建造如此精緻的系統很可能需要「數以十萬美元,如果不是更多的資金。問題是資金從何而來?」

作為加薩走廊的統治機構,達爾尚-萊特納表示,哈馬斯的大部分資金來源於向220萬居民徵收普通稅收,儘管援助機構如聯合國救濟及工程局(UNRWA)、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理西岸巴勒斯坦人)和卡達等地區大國為加薩走廊提供了重要的人道主義服務或建設了關鍵基礎設施項目。

「哈馬斯從居民那裡徵稅,讓其他人承擔作為政府應該負責的一切開支,」達爾尚-萊特納說。她描述過去近20年,卡達提供石油和資助人道主義項目,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承擔電力、水資源、健康和教育的費用,而聯合國救濟及工程局(包括美國的資助)負責約75%人口的各種需求(他們被視為難民)。

「哈馬斯無需為人口付出分毫。其他人都在承擔,」她說。「這使他們能夠將資金用於軍事目的。」

希伯來大學特魯曼研究所巴勒斯坦事務研究員隆尼·沙克德博士告訴Digital,通過誇大徵稅和最小限度的管理責任,這只構成哈馬斯恐怖收入的一小部分。

他表示,這個美國指定的恐怖組織與伊朗等地區伊斯蘭組織關係密切,每年還從德黑蘭收到數以百萬美元的資金,以及武器和軍事訓練。

「這完全是伊朗的主義,」沙克德說。他曾是著名希伯來日報《以色列時報》的高級記者和評論員,專門報導巴勒斯坦事務,並著有一書研究哈馬斯在巴勒斯坦社會中的崛起。

他表示,哈馬斯不僅投入了數十億美元建設隧道,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建立地下城市,過去100天哈馬斯領導人大多躲藏在那裡。

「要在15年內建設長約400公里的隧道,你需要數以百萬計的資金。你也需要工具和數萬工人挖掘並清除隧道內的沙子和塵埃。」他說,「還需要電力系統、通風系統和特殊機械設備。」

沙克德表示,在這樣一個海岸地區如加薩走廊設計隧道和規劃路線,也需要頂尖工程師應對獨特的地形和海洋接近的情況,以及設計師對這個人口稠密地區下方複雜路線的規劃。

根據前記者的說法,哈馬斯的隧道項目始於2000年代初,當時通過地下通道將貨物從埃及偷運進入加薩走廊。恐怖組織很快就開始建設通往以色列邊境的攻擊隧道,2006年以色列士兵吉拉德·沙利特(Gilad Shalit)就通過這樣的隧道被攻擊並帶回加薩走廊。同一時期,哈馬斯也開始在自己人民的住宅、學校和醫療中心下建設複雜的地下隧道網絡。

儘管大部分隱蔽資金來自伊朗,沙克德也指出,多年來卡達也直接向加薩走廊輸送了數百萬美元。早期,大部分資金以現金裝在行李箱內偷運進入加薩走廊,首先通過埃及。但後來,在專門追蹤和阻止資金流入哈馬斯的摩薩德特別小組解散後,資金開始以卡達與以色列特殊安排的形式流入。

從2018年開始,卡達加薩走廊特使穆罕默德·阿爾-埃馬迪(Mohammed Al Emadi)被允許進入加薩走廊親自交付數百萬美元現金,據稱用於人道主義項目。現在看來,這筆錢似乎直接流入了哈馬斯手中。

「近年來,以色列開始允許資金流入加薩走廊,包括允許卡達直接將現金交給哈馬斯,」達爾尚-萊特納說。她描述了以色列官方旨在保持巴勒斯坦領導機構(哈馬斯控制加薩走廊,巴勒斯坦自治政府控制西岸)分裂,從而防止巴勒斯坦國家的形成。

「以色列也認為,如果他們給哈馬斯提供資金,允許加薩走廊工人進入以色列工作,給人民一些生活質量,他們就沒有理由襲擊以色列,」她說。

但這個計劃在10月7日胎死腹中,數千名高度訓練的武裝分子橫跨邊境,在軍事基地、住宅和音樂節上殺害了約1,200名以色列人,引發當前戰爭。現在,以色列部隊正努力拆除哈馬斯地下恐怖威脅,並尋找被認為被困在隧道中的130多名以色列國民。

以色列國防軍退役准將雅各布·納格爾(Yaakov Nagel)表示,哈馬斯建立了「城市下的完整城市」。

「我們知道有隧道,但不知道隧道的寬度、深度或長度,」他說。「人們估計有約200公里長,但現在顯示規模遠大於此。」

本文由第三方廠商內容提供者提供。SeaPRwire (https://www.seaprwire.com/)對此不作任何保證或陳述。

分類: 頭條新聞,日常新聞

SeaPRwire為公司和機構提供全球新聞稿發佈,覆蓋超過6,500個媒體庫、86,000名編輯和記者,以及350萬以上終端桌面和手機App。SeaPRwire支持英、日、德、韓、法、俄、印尼、馬來、越南、中文等多種語言新聞稿發佈。